2012年1月30日 星期一

教育部人權教育電子報:從日片《儘管如此我沒有做》看台灣司法

出自人權教育電子報第四十二期:抵制恐龍法官 ─ 談司法人權(Human Rights and Judicial)與司法改革

http://hre.pro.edu.tw/zh.php?m=15&c=1327986801


文/李孟芝(國立成功大學思沙龍第三屆執行總監)

《儘管如此我沒有做》
それでもボクはやってない
片長:143
導演:周防正行
演員:加瀬亮瀬戸朝香役所広司もたいまさこ

劇情簡介:青年金子徹平(加瀨亮飾)在高峰期乘上了地鐵,趕往學長介紹的公司面試。不料,他在岸川站下車 時,被一個女中學生拉住並被指認為是癡漢,徹平因此遭到了逮捕。在員警的嚴厲質問下,徹平堅稱自己沒有犯罪。而律師告訴徹平,如果否認犯罪將遭到拘 留,一旦被起訴,後果將更加嚴重。這飛來橫禍令徹平茫然失措,與此同時,徹平的母親豐子(罇真佐子飾)和朋友齊藤達雄(山本耕史飾)為了還徹平清白, 四處奔走尋求幫助。當過法官的資深律師荒川正義(役所廣司飾)和年輕的女律師須藤莉子(瀨戶朝香飾)向他們伸出了援手,一場決定命運的法庭辯論隨即展開。
 
影評:

   談到司法人權的電影,本片可說是近年來引起相當迴響的一部,對觀眾造成莫大衝擊與省思,隨意以本片片名做網路搜尋,各方用心書寫的影評連篇連頁;或許, 這也是因為台灣接二連三的爭議案件,如蘇建和案、江國慶案、邱和順案等,在民眾心中留下不少對司法判決的疑惑,所造成的共鳴吧。

   本片在宣傳時即以日本司法黑幕為賣點,因此,有共鳴的民眾,恐怕不是著重在積極樂觀「他山之石可以攻錯」,而是悲觀無助的「兔死狐悲」,以下文章將以劇情要點為軸線,對照台灣審判、司法情形,並因為刊載在「教育部」人權相關單位的關係,同時對照教師人權的著名案例蕭曉玲案,提供讀者觀照本國司法爭議的視野。

2012年1月12日 星期四

宜蘭小英之友會演講紀實──投給你自己一票吧。

video

12月23日,受邀到宜蘭小英之友會演講。我跟各位聽眾說:「今天不談政治,談教育。」我一直說,我是綠的,但我絕不是因為郝龍斌是藍的我才告他。早些年抗議校務會議代表制,我找上黃珊珊議員幫忙,只要對教育有幫助,藍綠我都積極求援。今天雖然來到小英的場子,我也一本初衷,跟現場的朋友慢慢解釋反一綱一本的種種。

我們支持政治人物,是為了她背後的理想,對我來講,政治要為教育服務,不是教育為政治服務,所以我在政治的場合講教育。

為了一綱多本,我失去言論自由與工作權,還遭到文革般的對待,我說我以前看白色恐怖、看文革,只是字面上的認識,當曾經肯定我的學生,依教育局傳真出來的活動通知,拿著家長會準備的布條對我抗議,對著像落水狗一般的我隨口謾罵去死,我才真的知道什麼叫文革。

後來打官司,遇到太多的司法亂象,法官顢頇無理,兩案合併判決等,到最後,我的案子竟然跟李慶安、陳水扁案同一天被駁回,我感受到這個國家的司法系統被國民黨掌控的可怕。

最近,被台北市教師會批評是「假專業發展之名,行威權管理之實」的教室走察制度,讓我憂心忡忡。當年校方整肅我時,我最痛心的是學生學會了怎麼鬥爭老師,怎樣用幸災樂禍的心情看學校出醜;而現在我們的下一代,又要因為走察制度,活在專制社會般的生活氣氛之中,會養出怎樣的人格,我真的不敢想。

這個政府已經不行了,這兩天我才跟朋友說:「你不要以為馬英九再當選,社運還有機會,蔣經國晚年還比他好一點。又回到白色恐怖時代了。」

基於教育、司法等等的理由,我認為必須改朝換代。請大家珍惜投票的機會,為台灣民主加油。昨天有一個理髮設計師跟我說,她可能來不及回家投票,我說有的人從美國都要飛回來投票,妳怎能不珍惜?她聽了便從善如流。

回到初衷,我們珍惜民主,對政治有所寄望,為的不是成就政治人物個人的風采,當選舉激情過後,仍然要繼續為自己關心的議題努力,負起當這個國家的主人的責任,台灣才會有救。

星期六,投給你自己一票吧。

2012年1月10日 星期二

台灣立報 我對教室走察制度的看法

2012-1-10 21:58 作者:蕭曉玲

近日報載台北市教育局將對國小「教室走察」制度,選定十所國小試辦,不定時由校長、教務 主任或教師同儕進入班級,進行3、5分鐘的教學觀察,提供老師建議,幫助專業成長,明年8月起將全面推廣至所有小學,還計畫延伸至國、高中。

要搞教學視察,首先視察的人必須有教師專業,並由視察者提供有效的示範與有意義的報告。史英老師帶他的教育學程學生(未來的準老師)去試教,準老師教不好他會親自下去示範,把台下同學的聽課氣氛帶回來,我們有多少校長跟教務主任具有這種本事?

2012年1月8日 星期日

我對教室走察相關新聞的看法

眉批:要搞教學視察,首先視察的人必須要有教師專業,並由視察者提供有效的示範與有意義的報告。史英老師帶他的教育學程學生(未來的準老師)去試教,準老師教不好他會親自下去示範,把台下同學的聽課氣氛帶回來,我們有多少的校長跟教務主任具有這種本事?

如果這個教室走察並不注重專業與效率,只是用三五分鐘走馬看花的方式,就要論斷一個老師的教學品質,那我們可以合理懷疑它只是當權監視的工具罷了。我被整肅的時候,有同事帶學生在教室門口整隊,一上課就進來好指控我遲到(那樣的氣氛我又怎麼可能遲到),氣氛非常令人心寒。

回到教師專業的角度,今天老師如果要抵抗這種不合理的監控,自己就要把握住專業自主權,讓人覺得你重視自己專業,我反對一綱一本、堅持選書權的原因也是如此,當你沒有專業,今天隨便進來看你上課的人可能是早已遠離教學工作的上級,當你沒有專業,明天可能輪到家長甚至隨便一個張三李四進來。

我因為堅守教師在專業方面的權益,不斷抗議當年督學帶著包括非授課班級學生的家長們闖入教室並隨意拍照;社會上各行各業,都有這樣的專業尊嚴,需要維持方便的工作空間,才有良好的工作品質。

我也要提醒各位現職老師,這個教室視察有可能變成鏟除異己的工具,如果有一天你成為這工具下的犧牲品,你一定需要訴諸社會公評,因此平時注意社會觀感、站在社會公益立場是必要的,倘若不顧民心,一昧要求不合理的加給,把上繳的稅補回自己行業身上(請問其他行業可以比照辦理嗎?),終有一天,當上級用巧妙的方法「節省人力成本」的同時,他們還會獲得社會的掌聲與選票,不可不慎。

教室走察 10國小試辦 提升教師專業

〔自由時報記者邱紹雯/台北報導〕台北市教育局首創「教室走察」制度,今年選定十所國小試辦,不定時由校長、教務主任或教師同儕進入班級進行教學觀察,每次三至五分鐘,提供老師精進教學的建議,協助專業成長,明年八月起將全面推廣至所有小學,也計畫向上延伸至國、高中。

台北市教育局國教科股長諶亦聰表示,長久以來教師專業自主,教室是封閉的,老師教學不習慣被觀看、監督,即使是每年的教師專業發展評鑑,也僅限於願意加入評鑑的學校及教師。
台北市教育局引進國外的「教室走察」方案,諶亦聰說,一天可能一至兩次、一週十次不等,由於每次走察時間三至五分鐘,鎖定教學、學生專注、班級經營、獎懲方式或如何協助特殊生等任一焦點觀察,透過檢核紀錄表記錄,每學期提供具體的回饋與建議,協助教師專業成長。
她強調,「教室走察」不涉及評鑑,主要讓老師習慣教室隨時打開、短暫性、經常性、有焦點的觀察,更能了解真實的教學情況,也與行政人員在「教室外」 的巡堂不同;十所試辦小學分別為市教大附小、北投、東新、興雅、濱江、中山、華江、劍潭、萬大及明湖國小,七月將辦理成果發表會。

華江國小:會干擾上課

已開始試辦的華江國小校長胡慧宜說,不少教師反映走察方式「進來一下、馬上又走了」、「學生很難把校長當空氣」,會干擾上課,因而改採「教室外」的 走察,同樣能達到效果;即將試辦的中山國小教務主任郭淑玲說,試辦初期老師應會抗拒,必須先讓老師放心「這並非監督」,並採漸進式。



教師會批 教育局學半套

〔自由時報記者邱紹雯/台北報導〕台北市教育局要在國小校園首推教室走察制,提升教學品質。北市教師會理事長楊益風質疑,「僅五分鐘能看什麼?」批評是「假視導之名,行威權管理之實」,無法落實教師評鑑。

楊益風認為,教室走察的制度無非也是教師評鑑的一環,教師會不反對教師評鑑,但要確實落實評鑑,「僅入班看五分鐘,只是表達我有能力監視你。」

楊益風說,國外走察制度落實的兩個要件,包括由專業的人來做,走察者必須要比學校老師更具有教學效能;提供足夠的觀看時間,最少得一至兩節課,才能從中看出教學缺失。

他批評教育局只學半套,擔任走察者的校長及主任,擁有行政領導能力,卻未必有足夠的教學能力,不同專長領域間也不宜擔任,建議由資深的同領域教師擔任或由不同學校間互相訪視,且應延長每次入班觀察的時間。



2012年1月7日 星期六

拜訪台灣勞工陣線

最近在許多朋友的協助下,陸續拜訪了幾個NGO,獲得支持協助,台灣勞工陣線是其中之一,這個禮拜三跟他們理事張烽益先生會面,感受到台灣NGO對我案子的關心,對公平正義的堅持。張先生聽我細談其中委屈之後驚訝不已,說好了幾種可能協助我的方式,近期他們的會刊「勞動者」可能會刊載跟我有關的文章,請大家多多支持。

除了拿一本「勞動者」之外,我也購買了他們去年很重要的著作「崩世代」,講這個世代年輕人的危機:財團化、貧窮化、少子化,對於當代社會問題有很深的認識與剖析,同樣一併推薦給各位。
 

與張烽益先生合照

「勞動者」、「崩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