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30日 星期六

幸福報報--公民看國會 在長年爭議中被犧牲的國本(網路媒體新頭殼錄影檔)


Watch live video from Newtalk 現場直擊 on Justin.tv

主持人:謝昇佑(青平台基金會行動總監)
來 賓:符慧中(全國家長團體聯盟秘書長)
郭燕霖(台灣教師聯盟秘書長)
蕭曉玲(前中山國中教師)

參加心得:關於12年國教的部份,我之前參加過12年國教論壇,裡面就有提到一年需要預算200億,財源需固定。如果這些配套措施沒做,那12年國教這個政策的實行基礎是什麼?這是需要大家去追問政治人物的。

另外同志教材的部份(影片35分處),除了我講我帶兩個小孩去參加募款晚會之外,再補充一下,現在在吵的所謂同志教育,實際上只是教師參考資料,可能會教也可以不教,如果連這麼邊緣的一份資料都緊張的要死,要發動大規模的防堵,那號稱要做12年國教,讓教學遠離考試正常化就是玩假的,因為教學活潑化、開放化,知識就是流通、自由的,學生怎麼可能在日常生活中在媒體看到同志卻不討論?老師怎麼可能自外於現實世界存在的事物。倘若用防堵同志教材這樣的心態做教育,那不如就回到聯考、一本沒有綱,大家走回頭路,把知識都鎖死,這唯一一本課本沒有的都不要知道算了。沒有同志教育,12年國教就是bullshit。

2011年7月22日 星期五

無形無限的教育災情  ◎蕭曉玲

-


土耳其到處都有在販賣邪眼。圖片來源:維基
「這是土耳其常見的護身符『邪眼』,傳說它能對詛咒以毒攻毒...」剛從土耳其回來的我,帶了些當地的土產給親朋好友當伴手,有蘋果紅茶、橄欖油香皂,或 像這個土耳其文化代表之一的邪眼掛飾與鑰匙圈等。每次送出「邪眼」時,不免要提一下相關的歷史地理,提到地中海沿岸這類信仰最深,源自中東傳統信仰等等。

在和兒女的旅行途中,不時接觸到土耳其歷史文化,路邊看到許多家戶插國旗,就從導遊身上問到過去中國對維吾爾族人的屠殺;住宿時擺設盡是古色古香,小小的 很可愛,連馬桶都小到令人懷疑體格大一些的人要怎麼上,然而這正是他們嚴格保護古物的成就。總之許多事物都有脈絡,而非片面的存在。


[轉貼] 蘋果日報 北北基聯測 讓我們心中淌血(吳麗芬)

眉批:罵一綱一本的文章很多,這篇用不言而喻的方式提到我,最後扣到了明年大選,似乎是以國民黨黨內選舉壓力迫使郝龍斌放棄,現在各界不是好說歹說都要聯測跟一綱一本停辦,是動刀動槍讓郝龍斌就範。

----
2006年台北市長選舉,郝龍斌提出「北北基一綱一本共辦基測」,後來稱為「聯測」,無論如何,就是北北基要辦自己的「國中基本學力測驗」,且全局由台北市主控,不惜一國兩制,以便跟當時中央執政的民進黨一較長短,給教改補上這一刀,的確炒熱選舉話題,同時更贏得選舉。

但問題就出在選後,選舉花招要變成正式 政策總要有些嚴謹的評估過程,誰知郝市長對該政見之評估毫無興趣,教育局火速辦理沒多少人參加的17場公聽會來背書,各界異議(包括議會)更是一律無法動搖其志,就算有人告他一綱一本違法也沒在怕,倒是那個告的人立刻從校園被整肅掉了。

其實郝市長這樣堅定也有他的道理,當時市府兩朝教育局長吳清基早就在議會說過:「一綱多本是錯誤的政策」,學生的課業壓力當然是一綱多本所致,改成一綱一本壓力一定減輕,順帶的,家長買書的經濟負擔也減輕,基於這簡單的算術,兩次基測一定也比一次基測壓力大,所以一律改為一次就好,因此北北基是一次考試九 成入學,且一定要用北北基聯測成績才行,要用二次基測成績的人只能分到10%的名額,且還要跟其他縣市的跨考生一起競爭,顯見這個政策就是要逼大多數人一 試定江山的,因為他覺得這樣壓力最小,更重要的,用這個政策把全國擁有最多公立高中的北北基圈起來,讓一綱一本來提高其他縣市孩子跨考的門檻,想進台北市 明星學校,就得先跟我們北北基國中用一樣的版本,考一樣的北北基聯測,最好將來這種美好的北北基經驗有機會拓展到全國,大家都考自己的聯測,屆時沒有鑒別度的全國基測也就名存實亡,郝市長將是台灣教育史上第一個以地方政府成功顛覆中央政府政策的地方首長,遑論黨內地位。

[轉貼] 台灣立報 北北基聯測可以休矣!

眉批:這篇由中正高中老師張嘉娟所寫的批判北北基聯測文章,把目前家長的痛苦與郝龍斌的責任歸屬講得很清楚,最後不知道為何感嘆君臣之間講真話就是殺頭,但以我的遭遇看來,再貼切不過了啊。 

----------------
作者:張嘉娟

升學考試制度的改變向來就是不得了的大事,台北市自辦聯測這政策,從一開時就爭議很大,當時就很多專家學者、教育基層工作者提出反對意見,但是郝市 長一向是勢在必行,總標榜「今天不做明天會後悔」的堅持度(當環保署長時常說的)。堅定辦下去的結果,才有這半個月來沸沸揚揚的爭議出現。

若不是從事教育工作,或是家中有考生的家長,一般人很難明白現今「考招分離」下的「多元入學」。有直升、申請、繁星推薦、登記分發、還有藝才班甄選,高中端去年還開始試辦免試入學等等。

2011年7月20日 星期三

[轉貼] 台灣立報 誰在跟你沒人看

眉批:這篇是公民記者宋竑廣寫的媒體觀察散文,他寫過我、陳冠州等遭受爭議解聘或資遣的老師,以及其他教師權益議題報導,文末附上他提到的相關資料。對方前一任律師張珮琦,後來是因為在我這個案子裡違反律師倫理,被律師公會處分,才換成現在的周良貞律師。張珮琦現在還是台北市教育局教師申訴評議委員會的委員,以社會公正人士身份進入,它們委員是有這麼難找,要讓一個違反律師倫理的人來當嗎?

----

■宋竑廣


最近我常跟朋友講個笑話是「否定立報四口訣」:很少人看、審稿非常粗糙、記者載取其他報紙內容去刊載,還有一個──連重慶南路書街都買不到。


2011年7月19日 星期二

[轉貼] 公視新聞 反北北基聯測聲浪高 監院介入調查


今年首度舉辦的北北基聯測引發一波又一波的爭議,各界要求明年停辦的呼聲不斷,但是到目前為止台北市政府和教育部都沒有做出最後決定。

而這場風波也引起了監察委員的注意,將著手調查台北市政府的公務人員是否有失職之處。

雖然台北市長郝龍斌宣佈聯測高分低就可以重新登記分發,但聯測風波仍持續延燒,連日來不少藍綠議員、立委與家長都主張明年應該停辦北北基聯測,對此教育部表示,將等收到台北市申辦公文審查後才會定案。

[轉貼] 蕭曉玲與郝龍斌

◎ 顏利真

「北北基」聯測從「高分低就」、「改分發」到「不排除增額錄取」,一路發展下來,只有一個「亂」字可以形容!回憶起這整個事件,要從二○○七年,台北市中山國中的「蕭曉玲事件」談起。

2011年7月17日 星期日

獻給比我辛苦的同志媽媽們


video


星期六晚上去參加同志諮詢熱線募款晚會,先感謝同志朋友們給我一個充滿歡笑跟溫馨的夜晚。剛開始看覺得有點兒童不宜,不過從熱歌勁舞、諷刺短劇、精緻影片一直到「愛情的騙子我問你」,同志朋友們實在厲害,好多花樣。我本來就喜歡歌舞跟台語歌了,看得真過癮。

談到性別教育,尤其是性的教育,最能看出國家控制小孩的程度。我在電視上看過北歐一個國家的教育,裡面有個華人禁止還是青少年的女兒談戀愛、性關係,校長竟然找上家長關切,覺得媽媽侵犯了子女的自主權利,我很驚訝他們可以做到這種程度。有人問我不會擔心小孩談戀愛、接觸到性嗎?我不忌諱這些,總是會知道的,我也從來不會去檢查小孩的東西,那不是真的叫小孩不做什麼的辦法。

如果有家長擔心子女沉迷情慾,那就請你們讓小孩過豐富的生活,喜歡知識,喜歡去學校,喜歡回到家裡,也喜歡這個世界的多種樣貌,讓他們真的感受到感情跟性只是人生的一部份,自然不會特別投注在那上面。而不是把他們管得密不透風,又讓他們視情慾如猛獸。所以這次年輕朋友找我去,我一口就答應了,還問我們家小孩(國高中)要不要去,既然他們也一口說好,母子三人就去了。

這個晚會很歡樂也很感人,有個女同志說她敢在眾人面前出櫃、承受質疑,但是她沒辦法看到媽媽被人家說:「你怎麼把小孩生成這樣。」我看了都快跟著哭了。我們家小孩本來對同志是覺得不排斥也不會特別支持,結果看到一半他們居然主動跟著捐錢,這對他們來講不是常有的事耶(上次他們捐錢為了西藏人權)。我很高興他們進一步認識社會上不同的族群,看見他人的歡笑與苦難,進而實際付出行動支持,這不就是現在吵半天的同志教育最好的教育成果嗎?怎麼能不多加推廣呢?

[活動通知] 0719蕭曉玲案開庭之感謝關心

嗨,大家好,我是四年前告郝龍斌一綱一本違法後慘遭解聘的蕭曉玲,可能是一綱一本被罵得要死的關係,很感謝大家看我部落格,前陣子才破一萬人次,一轉眼又接近兩萬了!有朋友給我看PTT關於我文章的推文,「李登輝都被整肅了,你還逃得過嗎!」,哈哈哈這是什麼啊。

19日又要開庭了。被奇怪地解聘後,就開始告官到現在,每一次都在爭論很無聊的事情,上次對方律師為了否認家長會長沒有投書到立報指控我,又在說立報很少人看、小報、記者假造他們當事人的投書,包括她之前的律師也這樣講過,聽到都膩了。

因為最近一次宣判又突然不判了,開記者會質問,記者跑去問前中山國中校長曾美蕙我為什麼被解聘,她說是我拒絕被輔導。自被解聘以來,看這些謊言看到都麻痺了,當初是中山國中理由明明是人力不足(註),說我依規定找的輔導人選不是校內老師、不符規定,其實查閱「台北市教育局審議不適任教師作業原則」,關於解聘時的輔導小組成員資格,有「必要時得尋求法律、精神醫療、心理或教育專家之協助。」一句,根本沒有限制一定要校內教師。

光看報導,可能有人就相信校方的說法了,但有看我部落格的,便知其中曲直,慢慢認識校園民主的相關法規,它距離一般人其實並不遙遠,每個人都當過學生,也可能是家長,是可以參與校內會議的一員。懂得這些法規,就能爭取應有的權利,而不是像現在某些學校,突然就給學生砍了好幾位老師、預算等。

最近去看了跟我一樣被郝龍斌打壓的停車管理處抗爭紀錄片,才知我們的停車費有一半左右是給外包商(非工資)跟便利商店,幾乎都被財團賺去,每年市民損失好幾千萬。我反的一綱一本的連帶政策北北基聯測,從現在開始,也是每年要虛耗好幾千萬。停管工會四名幹部跟我一樣都莫名其妙被解雇,我跟他們反對的事情,都和市民荷包有關。

但大家都不死心,繼續走司法途徑抗爭,一名停管工會幹部說,就算你判我輸,我也要知道你怎樣判我輸,爭個是非黑白。像我們這樣的人,講真話之後被做掉了,但背後的專制機器還在運作,打手都還在第一線,相信類似的事情不會到此為止,總要有人吹哨,尋求公平正義的可能,為你我的權益止血。


延伸閱讀:台大研協抗議事件之我見


註:這是丁文玲督學交給市府的報告的截圖,上面寫著學校在解聘過程不進入輔導期的理由是人力與經費不足。

2011年7月1日 星期五

不小心被林瑞珠拍到我哭的樣子了

參加蔡秀菊老師關於司馬庫斯的詩集發表會,聽原住民唱歌不意哭了,想不到還被紀錄片拍攝者林瑞珠拍到。她是「竹塹奧斯卡」特優選作品「員山反毒記實」的拍攝者,目前正在籌拍反虐養神豬的紀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