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31日 星期三

讀「進步團體與利益團體的一線之隔」有感

.

留意到「進步團體與利益團體的一線之隔」這篇文章,它主要在寫桃園產業總工會,用借酒精等雞毛蒜皮的理由開除多重弱勢的員工(女性、聽障、中高齡),不由得讓我想起,當年中山國中解聘我時的爛理由,包括用時鐘照片說我上課遲到十分鐘、故意把音量開大殘害學生身心等等。看到文章後面講到內部鬥爭,果然是鏟除異己的奧步。



是說倒也沒有那麼意外,連全國教師總工會都只能祝福我,這年頭工會不救自己會員不是新鮮事,帶頭打壓的比較少見一點。

還有綠黨更絕,據聞,當時先用回溯至聘用前的全薪聘請新人,接著叫舊員工轉任志工做免錢的,比直接開除還狠,那個舊員工,不就是綠黨去年台北市得票率最高的候選人李盈萱嗎?功勞這麼大,這樣對她說得過去嗎?

我感到兔死狐悲。

我自己當過兩屆教師會長,出錢出力,接人家不想接的導師,做到家長紛紛來信感謝(我手上留有一大疊的信可證明),被郝龍斌惡搞時,卻被說成我做得爛又硬要做。

可怕的不只這些。

現在北北基聯測出包,民氣可用,許多老師投書來罵一綱一本,但我被圍勦的時候,同事徐慧玲老師簽名加蓋章、謊稱自己是教師會長(為此我向北市教師會求證過),寫下「對蕭曉玲老師不適任事實的舉證」,說我談論政治議題,後面括號一綱一本。

同為音樂老師漫安琦,在教評會議上說學生講我看王昭君影片(註一),導致我成為不適任教師,但在法庭上、由學校提出的罪證、有學生錄音的逐字稿裡,明明學生就說沒有王昭君影片(註三),她這樣做偽證陷害我,良心何在! 

丁文玲督學,2007年12月11日在課程發展委員會上說(註二):「家長可以觀察上課情形,但不應包括非本班的家長。」隔不到兩天,12月13日丁文玲無預警地率領簡忠雄、林月華等不是該課堂學生的家長,擅自進入教室跟準備室拍照,這不是馬上給自己打臉,打破她到校講的規矩嗎?

我還要追問,如果家長不宜評論不是自己小孩的老師,當時一票沒教過我學生的同校老師,同樣不宜評論我,卻還連署誣衊我。

這類令人心寒的事情太多了,為了打擊異己,不正當的手段都使得出來。

從同校老師、家長到督學,那一陣子莫名地被「自己人」傷害,被周圍的人否定,精神都快崩潰,我曾經看著多達五千張的罪證呆想:「我真的是這麼爛的人嗎?」

我被惡性解聘搞得這麼慘,對於被自己組織殘害的員工,自然於心不忍;不知道桃產總那位被解雇的員工做何感受?不知道李盈萱當時做何感想?


**


下面留言還有人回綠黨潘翰聲跟民進黨交換暗盤的新聞,如果是真的,拜託,你要當第三勢力就好好當,不要掛羊頭賣狗肉。

我可以明白跟大家講,我是想投蔡英文的,因為我在官司中見到司法的黑暗,很希望司法改革來解決。

但綠黨這種成天囔囔自己不是民進黨,還說泛綠政黨投機、塑膠綠、貪腐的「清新政黨」,一會兒接受李登輝頒獎一會兒跟謝長廷傳出暗盤,把自己搞得好像新黨之於國民黨,我看了也不認同。

我很佩服蔡英文的一點是,她在08年民進黨最慘的時候接手。但我也會注意看,誰在08年民進黨最衰的時候保持距離,等到民進黨聲勢起來時又靠過來。

像我這樣走過風雨,從一綱一本的過街老鼠,到今天被說是聯測失敗前的先知,最感激的是雪中送炭,會懷疑的是錦上添花。

不管國民黨、民進黨,都有我認同的人(我找過顏聖冠也找過黃珊珊等)跟不認同的,大家的消息其實比新聞還要靈通,即便舉頭三尺沒有神明,大家的眼光仍是雪亮的。


註一:臺北市中山國民中學教評會議 961201 次 開會紀錄截圖













註二:臺北市立中山國中九十六學年度第一學期第四次課程發展委員會暨家庭教育紀錄截圖

最後一句:巡堂人員不應包括非本班的家













註三:這是學校提供給法院的證據中,學生偷錄跟我的對話的逐字稿截圖,我問學生(課發會)怎麼有人說我上課放王昭君影片,學生說是出自"蕭伯納",我才想到他們應該是指舒伯特。公視古典魔力客在介紹舒伯特時,為了對比舒伯特歌曲的簡單好唱,請一名小學生演唱很難唱的王昭君,唱到臉紅脖子粗,因此讓學生印象深刻。

我曾經跟他們講解說舒伯特就是那時代的流行歌曲天王周杰倫,當時正流行海角七號,裡面有舒伯特曲子的野玫瑰,佐證他的音樂人人朗朗上口。

學生親口證實了我沒有播放不存在的王昭君影片,更沒有連續看八週,只看一次且有講解,然而從漫安琪老師到家長會長簡忠雄,且誣指我連續看王昭君影片。

曾經有音樂老師問我說哪裡有王昭君影片,我哪知道,我在法庭上也說:「有的話你拿給我看 ,說我看什麼也總要那東西存在吧?!」全場鴉雀無聲,被我問得說不出話來。

可是我告家長會長簡忠雄(毀壞名譽)民事損害賠償時,余明賢法官聽了解釋還是說:「那就是有王昭君啊。」實在是有理說不清(有法院錄音為證)。







 

.

26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老師,我只想說一件事
李盈萱原本是個薪水24000的工作人員

所以事實上薪水原本就比較低

匿名 提到...

這位匿名的朋友:


我看不懂你為什麼這樣回應?邏輯很奇怪。

你可能誤解了文章的意思,我不是因為李盈萱原來的薪水比新人低或高才批評,重點是綠黨有沒有要她從有薪水拿,變成拿「債權」(薪水欠著),甚至當志工做免錢的。

再來,你又怎麼知道李盈萱原本的薪水的?你若不是綠黨內部在李盈萱離職前就待著的工作人員,就是十分關心綠黨的人。

綠黨該澄清的不是兩人薪水誰高誰低,而是變相欠薪或解僱的問題,以及叫人家做免錢的情況下,又以更好的薪水聘請新人,這有嚴重的大小眼問題。                                希望你帶更好的解釋過來。



曉玲敬上

匿名 提到...

我在落難的時候,最不喜歡有疑似模糊焦點的爭論,例如不追究學校的程序不正義,轉移焦點到對我個人的人身攻擊,或者重覆爭論不重要的細節,那會間接讓有冤屈的人得不到平反,事理無法越辯越明。因此這個回應提到粉絲團放大。我在回應中把事情導回重點,希望有興趣的人從這裡切入,謝謝。也希望網友們多分享這篇文章,讓當事人得到應有的社會支持,或者給綠黨澄清的機會。


曉玲敬上

潘翰聲 提到...

蕭老師:

一、苦勞網是「匿名留言」,造成了「流言」比事實還多的三人成虎狀態,所以從去年發生一連串事件以來,我們極為有限的人力實在無力處理,所以我們已經拒絕再對匿名做回應。部份相關的事實,請參閱這份正式說明:
http://www.greenparty.org.tw/index.php/about-us/constitution/1506-2011

二、林奕志文章把桃園產總的事和綠黨的事混為一談,是邏輯上的錯誤連結。他在這篇文章中關於綠黨的部份,只寫自己的偏頗觀點,連最基本的查證都沒有,在他自己的回應中就可以看出來。

三、我會參選北市信義區立委是原本就有的事情,民進黨在這個區可能不提名,他大我小並不是我能決定的,這也根本說不上政黨結盟的程度,大家對這件事的情緒,我可以理解,但需要一項一項拆開來釐清。

潘翰聲

匿名 提到...

承蒙綠黨潘翰聲先生本人前來回應:


一、我原文是「下面留言還有人回綠黨潘翰聲跟民進黨交換暗盤的新聞」,重點是新聞,最近各大媒體都有報導的,你跟謝長廷會談的新聞,與苦勞網匿名留言無涉。

二、林奕志在苦勞網表示,他就是李盈萱遭遇綠黨惡性解僱時,被求助時的對象,這是他參與的親身經歷。若說要做查證,既然你本人已來回應,大可直接否認綠黨沒有人對李盈萱沒有所謂債權、志工等要求,沒有任何縮減她勞動條件的狀況發生,是李盈萱自主自願離職。再確認一次,您是這個意思嗎?

三、貴黨多年來不斷強調自己不藍不綠,在與民進黨的區隔上著力尤深,非常排斥密室政治,標榜參與式民主,您身為代表人物,面對立委提名分配如此敏感的議題,未先周知黨員,就先和謝長廷「私下」會談選務(據聯合報報導),竟然不覺絲毫不妥,令人驚訝。


參閱:

1. 此綠非彼綠,綠黨不是民進黨! 不是投機的泛綠政黨
http://mauxu.blogspot.com/2006/10/blog-post_27.html
2. 請支持綠黨推動透明化政府
http://mauxu.blogspot.com/2007/11/blog-post_09.html


曉玲

匿名 提到...

"故意把音量開大殘害學生身心"被解聘
原本我的資遣案是因為閱卷問題,經求證是命題老師配分問題所致,結果現在學校送省申評會的罪名"老師上課講話聲音太大聲,干擾到別班"被資遣,我用自己的聲帶賣命在上課,不用麥克風,結果命沒掉,反而工作沒了
有哪一條法令規定上課講話音量大聲一點,就會被解聘或資遣?雖然很可笑,可是卻很悲哀!更可悲的事,懂得教育界黑幕的人比比皆是,批評教育失敗的人也是比比皆是,但若得罪上位者,全部的人噤若寒蟬,沒有人敢聲援,甚至還落井下石,這樣的人還不是少數

匿名 提到...

懂不懂民主政治啊!!

第三勢力? 你難道不知道國外也有許多政黨與第三小勢力的黨派結盟的嗎?

如果第一與第二大勢力不分高下,自然得去爭取第三勢力的支持。

你今天跟如果說,綠黨有什麼妥協而改變自己的方向。才有資格這樣說

不然你哪來的立場去批評別人要跟誰會談?

李登輝好歹也是前總統,跟他有交集又怎麼辦!!

匿名 提到...

對政黨分贓跟結盟搞不清楚狀況的無腦綠粉不要在別人網頁丟人現眼,政黨分贓跟政黨合作的不同苦勞網有人早就有人舉了德國的例子來反駁潘舉的例子,你有本事先去回應那個德國例再說。

要用匿名嶄露自己的無知(別忘了妳們的綠黨領袖可強調實名制,不鼓勵跟匿名者對談)是你的事但在你們自家取暖即可,不用來亂辱罵版主

匿名 提到...

樓上認為蕭老師不懂民主政治,所以沒資格在自己的部落格中發表看法的態度還真霸道.

不過,還真想不出除了綠黨的人,有誰會有必要對蕭老師的看法如此激動,這些人真不簡單,不回答別人的匿名留言,卻又用匿名留言到別人的部落格叫囂.

不過,樓上的,你確定綠黨沒改變自己的方向嗎?那麼下面這兩篇文章難道也是別人捏造出來的?那當初是誰說要開除民進黨?

民進黨難忘選票誘惑
http://panhan3.pixnet.net/blog/post/26971289

綠營開除民進黨,致贈黑金新黨旗
http://tw.myblog.yahoo.com/panhan3/article?mid=-2&next=2673&l=a&fid=5


我想在一般人眼中,綠黨對待李盈萱的作法絕對是令人不齒,而現在和民進黨的結盟,也會讓許多過去支持綠黨的人,覺得自己受騙了.

台灣不需要更多泛藍和泛綠的政黨,也不需要只會對自己人搞鬥爭的政黨.

任何稍微知道內情的人,都很清楚誰在說謊,如果潘先生真的有心,可以找林奕志和李盈萱出來當面對質,或是在苦勞網直接回應林奕志的文章,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在背後放暗箭,以為沒有人會知道.

人在做,天在看,夜路走多,總有一天會碰上鬼.

蕭老師加油 提到...

又一個來模糊焦點的人

政黨合作的概念
苦勞網有人解釋得很清楚
潘翰聲的說法混淆是非

李登輝是前總統
也是另一個泛綠政黨台聯代表人物
綠黨怎麼這麼不要臉
一邊罵泛綠一邊歡迎泛綠
若不是自己前後不一
就確實為泛綠政黨之一無誤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3665

訪客 (未註冊) 週五, 2011-09-02 17:47

"我們來看看潘翰聲怎麼在臉書上回應的
「這件事怎麼看都不到「政黨結盟」的程度,不必看一個影生一個子。至於政黨結盟,在歐洲非常常見,德國綠黨就是1998與社民黨聯合執政,才有非核家園和生態稅的實施。當然,政黨結盟,一定是雙方來來談很多次,然後簽署共同的合作方案。」"

就德國的政黨政治而言,都是選前拼個你死我活之後,才可能談合作。從沒聽過德國綠黨在選前就和社民黨談條件合作選舉,德國基民黨與巴伐利亞邦CSU的合作是另外一回事。德國社民黨與綠黨是"選後"才開始談聯合政府的組閣,像潘這樣的說詞真令人噴飯,政治學是白學了。選前的"禮讓"不就有事前分贓的意謂嗎?

匿名 提到...

嗆別人不懂民主政治,你才不懂民主政治,別人在自己的部落格發表自己對事情的看法,是個人言論自由,你支持綠黨是你家的事,跑到別人部落格撒野叫囂,非常沒品,難道綠黨專出這種人!!!!

蕭老師的評論很中肯,任何人都會覺得綠黨有問題,應該深自檢討。

IsaacStein 提到...

要澄清什麼?這個密室會談的新聞怎麼看都跟「某某女星被拍到和某男星深夜幽會」的程度差不多。

綠黨要面對每一個這種程度的小辮子都派出人力和資源處理的話,到底還能有多少心力可以花費在政策決定和黨務行政與選戰上?

我個人的淺見是,與其質疑這件芝麻綠豆大的小事,不如找些真憑實據來指責綠黨「真正」的過錯,反而比較有建設性。至少在這篇文章裡,我看不到任何可以稱得上「證據」(也就是,能夠證明某些事實存在的另一些事實)的東西。

天晴 提到...

政黨領袖私下會面商談攸關政治資源的立委提名很敏感,如果綠黨連這點都不知道,建議趁早收山,不要當誤入政治叢林的小白兔了。

至於綠黨如何經營干一般民眾屁事,那種話綠黨自行考量即可,民眾那麼體貼,怕你餓著凍著了少罵一點嗎?

蕭老師講話很客氣了,結語只回令人驚訝,要我根本就不屑潘翰聲的行徑,說他無恥之極。

匿名 提到...

什麼叫"他大我小並不是我能決定的"?

既然不是你能決定 去跟人家私談幹嘛?反正不是你能決定的呀?

上述的回應一點說服力都沒有,擺明在模糊焦點。(或許某先生一開始就一意孤行也沒有要公告周知的意思吧?)

結論︰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哪裡有問題的事,這樣子睜眼說瞎話,好嗎?對嗎?

綠黨某些人沉淪之快、之深,還真令人咋舌。而這段文字不過是群狗吠火車的其中一隻罷了。噢,對了!這是篇匿名留言,所以即便某先生看到了,也可以裝作不知道,畢竟"他要匿名留言並不是我能決定的"是吧

匿名 提到...

"一位綠營幹部指出,民進黨在上述選區與在野黨策略性合作,確有衝高總統選票與拉下國民黨人選的雙重考量,衝高總統選票,也是為擴大基層的執政基礎。"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3720

匿名 提到...

沒記錯的話,IsaacStein不就是之前王鍾銘的前競選幹部嗎?果然秉持綠黨不匿名留言的原則值得敬佩

如果都已經登上自由還叫空穴來風沒什麼好澄清,我們大概只能等BBC的報導吧,何況根據自由時報,談的不只是潘翰聲的信義區,還有文山區的余宛如,這是潘個人、私下可以去跟謝談的嗎?綠黨中央完全置身事外嗎?

退一百步好了,登上全國性大報的新聞沒甚麼好回應,那之前黨章、選舉經費帳目不清、李盈萱事件照你的標準該不該回應呢?還是跟綠黨中央一樣,這些都只是匿名攻擊,叫那些眼紅綠黨的啦、他黨間諜(這些都是這幾次爭論中貴黨粉絲貼在異議者身上的標籤)自己在苦勞網吃屎就好。

~_~ 提到...

就是那個在一月份說她姐姐沒領半毛錢,後來她姐姐又回溯拿薪水的;同時綠黨又叫李盈萱正職轉志工。

照這種邏輯,只要是月底領錢,月中就可以跟人聲稱說我沒拿半毛錢。

IsaacStein 提到...

@2011年9月5日下午7:37的那位匿名留言:

第一、我沒提過「空穴來風」,也沒有這個蘊涵。它可以是事實,也可能是事實,但這個事實的內容可以豐富到什麼程度,從報載中得不到任何資料,從任何可信任的證據中也無法得到任何確定的資訊。固然要說因為有報載這樣的私會,所以這個私會存在,不見得是空穴來風;但擅自在這些內容上加油添醋之後再質疑綠黨的操守這部分,在我看來就是不折不扣的空穴來風。

第二、不管自由時報是多大的報紙,這跟這個報社登出的報導是否可信沒有保證的關係,事實上自由時報也不會沒有被指控不實報導的前例。既然如此,在報導中給出更多確實的證據以前,就興奮地煽風點火,看起來確實像是跳樑小丑。

第三、「黨章、選舉經費帳目不清、李盈萱事件」到底是哪些問題我實在不瞭解。所謂不瞭解,並不是我對這些問題沒有認知,而是在我的認知之中,這些事情無論的做法還是程序,都沒有「問題」(problem)。如果你主張綠黨在這些事件上的做法或手段都是有問題的(problematic),或許你可以提供更多的證據來支持你的說法,否則這種言論很難不被人認為是人云亦云的談論。

第四、敝黨粉絲和敝黨立場很明顯是兩回事,不曉得您拿敝黨粉絲的言論要來指控敝黨什麼事情。

第五、很感謝你欣賞我不匿名留言的堅持。

匿名 提到...

IsaacStein覺得都沒有什麼問題耶

原來僱用轉志工一點問題也沒有

擺明寫在那邊的東西還要別人來提供證據

真是很會避重就輕 用那套半吊子的邏輯強辯阿

匿名 提到...

再補充一下

目前李盈萱的解雇事件 已經有四方說法

包括綠黨 林奕志 宋竑廣 李盈萱本人的說法

我相信關注此事件的人都有看過 在此不貼

當然要相信哪一個說法都是個人自由

只是後三者出奇一致的指控 難道這三人有需要串供嗎? 他們講話敢不負責任嗎?

唉 ...

匿名 提到...

IsaacStein第三點的說法真的很可笑,
別人都提出一堆具體的問題點了,
你認為沒有問題、不願意回答就算了,
竟然說她們人云亦云,
希望她們提出更多的證據?


你知道最大的證據是什麼嗎?
綠黨的人從頭到尾,都在打高空,
連一句具體的否認都沒有!
竟然你們對具體的質疑點都不否認了,
還要多找證據做什麼?

只要綠黨能提出薪資匯款紀錄,
所有的"人云亦云"都會自動閉嘴。


我一直很高興經濟意識大於環保的台灣能有一個以環保為號召的政黨,
很久以前你們黨工在某大討論區宣導綠黨非民進黨被噓時,我曾回覆一篇替支持你們文章,
不但得到不少贊同,並收到你們黨工的感謝回信,
現在我只覺得自己是個傻瓜...

匿名 提到...

李盈萱、宋竑廣、林奕志三個人是好朋友,哪有需要串供?
而宋竑廣和蕭曉玲老師私交甚篤,多多少少也會受到一點影響吧。

匿名 提到...

前面說過,我不希望有模糊焦點的留言,希望大家討論事實,不是從對個人的蜚短流長下手。

綠黨的事情,我另外有朋友提供看法,而宋竑廣只是我眾多朋友的一個。

看我行事風格就知道,我不是隨便就被人牽著鼻子走的人。


曉玲

潘翰聲 提到...

關於文章第三段所述的事情,綠黨已經發信給黨員說明,摘要如下,若有進一步疑問請寄email到panhan3@gmail.com,再寄完整說明給您:

1.李姓同仁原表達離職之意願,之後轉而主張確認勞資關係,經雙方討論後,綠黨依勞基法給付資遣費三萬九千元。在其受僱到離開的工作期間,綠黨完全未積欠李姓同仁薪資。綠黨並未要求或逼迫李姓同仁將薪水轉成債權,或轉為志工,綠黨亦無積欠任何薪水。3月18日綠黨匯款給李姓同仁3月薪資及資遣費合計46,803元。

2.所謂「新工作人員」屬於2012年選舉專案性質,與李姓同仁性質不同,且該專案之存續,也必須由新年度中執評委再度確認工作內容與薪資。3月9日中執評委會通過決議「四個部門主任最低保證勞健保及每月薪資一萬元,每季結餘彈性補發,當每人每月實領薪資達三萬元,始依上屆中執評委所決議之債務清償順序攤提償還綠黨於本屆任期之前的負債。」(註:有一位主管由自行募款之其他專案支應,另一位主管不支薪),行政部已工作近一年之原工作同仁則「是組織改造前聘僱之工作人員,故應予保障,每月薪資暫定為三萬元」。

匿名 提到...

蕭老師並沒有講到欠李盈萱薪水,只是問有沒有要求李盈萱提正職轉志工。這一點李盈萱既然說了林奕志的報導跟她認定「並無歧異」,大家自然偏向勞方的說法,不然一般勞資糾紛,大家要聽資方說法嗎?

新工作人員「性質不同」是合理的解釋嗎?一間公司如果開口說要保障舊員工,新員工的性質相不相同就不是重點。你有本事請另外花錢新員工,薪水還可以很大方地回溯,降到舊員工的勞動條件就是不對。

後面重提保障舊員工的決議,但是你們最後一位舊員工、會計劉秋芳過不了多久也走了,如果真的做好保障,毫無排擠逼迫,貴黨會接二連三地讓舊員工自然離職嗎?

匿名 提到...

我看綠黨真的是不要選上好了,什麼歪理都講得出來。

如果政府說「保障」教育預算,卻又因為另立國防預算而無法履行,被追問時卻說因為教育與國防性質不同來自圓其說,這還叫保障嗎?

退一步講,綠黨一方面發聲明說李盈萱的薪水最後還是被降到一萬(有保障又另外花錢就不該降),這邊潘翰聲又說三萬。自己寫了不嫌眼花,別人看了都懶得聽你說了。

回溯薪水給人,請五六個人,還租得起淡水三層樓總部,再來說錢不夠不得已。到底是什麼邏輯能講得通實在厲害。